快乐十分 > 南京菲亚特汽车 >

寻找天使拯救原南京菲亚特公关总监谷裕_天津快乐十分

发布日期:2018-12-16 14:29来源:未知

  你们务要长存弟兄相爱的心。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,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,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。——希伯来

  我们都是普通人。我们不知道生活当中偶尔和自己同行的人,谁是匆匆过客?谁是昙花一现的天使?我们苦恼,我们的精力有限,我们需要观察判断哪些人需要我们牢记,哪些人我们可以敷衍和遗忘。我们唯恐错过,我们又担心自己的热情变成多余。我们总是想用最低的成本买到上帝钦定的股票。上帝却说,这不可能。你们应该做的,就是把爱心变成平常心。

  我们需要这样的爱心对待身边的人,比如谷裕。一位我们都熟悉的原南京菲亚特公关部员工,就是这样一个也是充满爱心的普通人。

  在南京菲亚特工作的几年间,犹如一只辛劳的蜜蜂,为了南京菲亚特品牌忙碌。她工作尽心尽责,无论大小媒体、新老记者朋友,总是以诚相待。在那几年,企业内部争端不休,命运多舛,对外关系维系极为复杂,但她埋藏起所有的困惑、委屈和艰难,向媒体展示的永远是一张充满热情的笑脸。正如人们提起乔治亚罗,首先想到的就是派力奥的美妙腰线;谷裕真诚的笑脸,也成了南京菲亚特的友好名片。

  但是一张充满友善的名片,并不能改变一个企业的内乱和走向。和我们很多人一样,在南京菲亚特这艘大船即将解体的时刻,谷裕被不可知的命运抛离。历经坎坷,去年她终于来到名爵汽车这个大家庭。谁知今年5月,谷裕不幸查出罹患癌症。针对她病情发现较晚、年纪轻、病灶转移快的特点,医院对她进行了大剂量的化疗和放疗。

  面对突然降临到谷裕身上的灾难,许多人都伸出了援助之手。在谷裕患病以后,单位领导、同事和朋友纷纷鼓励、帮助她;名爵汽车领导在工作安排上给了她很大照顾;在全国各地的原南京菲亚特同事们给了她诸多安慰;媒体人谢卫列先生代表北京汽车媒体圈来宁探望;资深记者李安定老师从国外打来关切的电话;北京铂良乐互动营销机构杨平先生得知此事后,不顾胫骨骨折在家卧床休息,慷慨解囊进行捐助。这样的事例无法一一列举。当不幸者需要帮助,这么多普通人,表达爱心如同平常之举,让我们看到了深沉的大爱。

  癌症这样的灾难,对于正常家庭来说,简直就是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。对于一个较为贫困的家庭来说,这场爆炸,足以摧毁全家人最后和最宝贵的财富——生活的信心。说实话,每一次我们到谷裕家中探视,看到被病魔折磨的她和贫寒的家境,都有如经历一次炼狱。谷裕父母和哥哥都是南汽老职工。她父亲患淋巴癌18年终告不治,哥哥因脊椎神经受伤在家退养。她和母亲、哥哥三人居住在南京下关待拆迁的破旧平房内,可谓家徒四壁。

  半年的化疗和放疗,高额的医疗费用已经将这个家庭的所有洗劫一空,家中负债累累。对谷裕来说,现在刚刚进入一个病情的稳定和观察期,未来两到五年是防止癌症复发的关键阶段,仍然需要进行持续的巩固性治疗。否则一旦病灶复发,就很难再次逆转。仅仅每周打两针,一针就要花掉她一个月全部的基本生活费。对于癌症这样的疾病,医疗保险实在是杯水车薪。一家三口,一老二病,病魔和贫困就像两只盘旋的秃鹫,一刻不曾离去。

  每一次我们从谷裕家中探视出来,看到鸽群在阳光中飞翔,看到草地上人们欢快地奔跑,我们多么希望在那阴暗平房病榻上的谷裕,也能像健康人一样在阳光下自由自在地生长,毕竟她还很年轻。但是对于谷裕来说,像普通人那样生活,已经成了不敢想象的奢望,在未来很长一个阶段她要考虑的头等大事是如何生存。

  生活还是生存?对于我们中的很多人来说,这的确不是一个问题。我们甚至很难想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不幸者,每天早晨一醒来就要面对这个严酷的问题。我们应该用爱心帮助他们,因为天使就在他们中间,如果我们有信仰,如果我们有爱。

  我们不知道谷裕是不是天使,我们也没有权力来论断。但我们知道她曾经是一个奋斗过的团队中最青春、最真诚的笑脸,我们是应该珍藏还是丢弃一张我们曾经为之呕心沥血的品牌的名片?既然我们或多或少的捐助,曾经短暂地击退过盘旋在这个不幸家庭上空的秃鹫,那么我们就应该坚信,如果有更多好心人的参与,就可以帮助谷裕树立起生活下去的强大信心。

  天使在哪里,其实无关紧要。最重要的是,如果通过我们的爱心和捐助,最终能使谷裕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,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,新的一天生活开始了。如果我们能成就这些,那么,天使就在我们中间。

南京菲亚特汽车